搜索租车 – 询价,比较和节省

外遊警示下自駕遊黎巴嫩 港人自覺似修煉:危險過屯公少少

0
最後更新日期:

31歲港人Charlie雖然不自認是旅遊達人,但曾到過多個「冷門」國家地區旅遊,如突尼西亞、摩洛哥、朝鮮、伊朗、哈薩克等等。最近他更成功向高難度挑戰,在中東國家黎巴嫩自駕遊。

保安局目前向黎巴嫩發出紅色外遊警示,到當地旅遊看似十分危險,更何況是自駕遊?Charlie卻「無穿無爛」回到香港。對於這個港人陌生的國度,他說當地的駕駛文化與香港大不同,卻比想像中安全,「我會形容危險過屯門公路同龍翔道少少。」

據保安區網站資料,黎巴嫩在2011年至2015年間,曾多次發生自殺式炸彈襲擊及汽車炸彈襲擊。保安局在2011年向黎巴嫩發出紅色外遊警示,至今仍然生效,建議計劃前赴當地的市民應調整行程,如非必要,避免前赴或旅遊。

Charlie卻偏向虎中行,答應朋友的邀請,到黎巴嫩跨年旅遊。此舉在世人眼中難免不解,他卻說不同地方均有機會發生襲擊或爆炸,總有不同的危險,而外遊警示是他的考慮之一,卻非唯一考慮。「呢啲地方,趁後生先有機會去到,如果之後手腳唔健全,冇咁嘅體魄,咁就更難去。」

Charlie不認為自己是旅遊達人,而是次到黎巴嫩自駕遊「最多都係向高難度挑戰。」(圖片由受訪者提供)

自駕遊有實際需要

去旅遊還不夠,十天旅程中,有七天他更會自駕遊。但其實他不是衝動,也不是刻意向難度挑戰,而是經過一個月的資料搜集,有實際需要才決定自駕代步。「我習慣每到一個地方,外界覺得奇怪嘅地方,更會做足功課。」

他解釋,當地公共交通工具對背包客非常不便,巴士沒有固定班次,share taxi滿座才會出發,國內又沒有火車及內陸機。加上包車時有機會要和司機「講價」,於是他和朋友均傾向租車自駕遊,輪流擔任司機和乘客。

在黎巴嫩租車一天收費約370港元,Charlie說價錢相對乘的士及包車便宜。(圖片由及受訪者提供)

以當地人思維駕駛

Charlie在香港只曾駕駛電單車,駕駛私家車的經驗僅限於日本沖繩自駕遊。在黎巴嫩的種種道路規則,他也需重新適應。例如:香港是右軚駕駛,黎巴嫩則左軚駕駛;當地迴旋處是逆時針方向行駛;紅燈時車輛準許向右轉;亂過馬路更是常態。

但他說,當地駕駛文化及態度才是最大衝擊。他指出,在香港行車偶有切線情況,但黎巴嫩更為普遍,左穿右插、切線、爬頭是平常事,「你當係成街的士佬一齊搶位。」而且當地人切線時很少會提前打燈,當被人「爬頭」時,只能一眼關七判斷路況。

初時他也不太習慣,感到稍稍吃力,只能放慢行駛。三四天下來,融入當地文化後,他已了解到當地人如何開車,成功掌握行車節奏。雖然他的駕駛表現仍相對保守,但已和當地司機達成「默契」,能眼明手快切線、爬頭。「如果你用香港揸車思維,萬事小心安全,霸住條線唔讓後面插線,可能仲危險。」

出發前,Charlie曾作最壞打算,以為當地行車會「車貼車」爭路,故只打算只行郊區,不駛入城市內。但最終他避免不了要駛入城市,而不論在城市或山路,爭路切線也很普遍。(圖片由及受訪者提供)

摸黑行車有壓力

如在日本租車自駕遊,一般車輛上都配備衛星導航,但在黎巴嫩,Charlie說,要加錢才會提供設備,而且收費不菲,故此他選擇用手機Google Map導航。不過,也鬧出不少意外。在一月當地有慶祝活動,道路未解封,Google Map卻沒有顯示,他只能和朋友合作,憑記憶「人肉」導航。

他又試過在當地晚上摸黑行車。他說,黎巴嫩的日落時間約在下午5時,比預期中早天黑,「諗住4點幾不如睇埋個景點,計錯時間,5點已經天都黑哂。」而當地鄉郊道路硬件較粗疏,山路不設防撞欄、反光釘,地面畫線也不反光,晚間行車時漆黑一片,「隨時衝咗落山都唔知」,相當危險。他只能慢駛,眼望路面,再緊貼前頭車輛前行。

如此不安全,Charlie坦言在駕駛時有少許害怕,「但呢個時候都唔到我驚,因為隔離仲有一條人命係到,所以我要好清醒我有咩做得、有咩唔做得。」

Charlie回港後在網上分享是次自駕遊經歷,得到不少好評。他指出雖然有不少外國人曾分享類似經歷,但甚少見港人曾到訪當地,甚至自駕遊,故希望分享有用資詢。(圖片由受訪者提供)

打破想像 比想像中安全

「諗返轉頭都幾大膽。」出發前,他曾幻想過多個意外情境,但萬幸最終連人帶車也沒有受傷,「不過部車就唔小心整揩花咗人哋部車,好彩好輕微,我部車就反而無事。」

總結行程,Charlie認為在黎巴嫩駕駛,有如遊走在銅鑼灣鬧市、石澳道、龍翔道、屯門公路,需要加倍留神用心,保持警覺,但其實比想像中安全。「我會形容危險過屯門公路同龍翔道啲啲。」

他形容在當地自駕遊是一種修煉,感覺駕駛技術有進步,過程中又累又刺激,是一個很難得經驗。但會不會再來一次?「試過爽過就算喇,阿叔我年紀大。」
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。

搜索租车 – 询价,比较和节省